她是《巴德》中的利奥诺拉,《福斯卡里父子》中的吕克伊谢尔,《费加罗的婚礼》中的伯爵夫人…昨晚,阔别上海多年的女高音歌唱家余来到上海捷豹音乐厅举行了一场独唱音乐会。她挑选了十余首声乐作品,包括法语、德语、意大利语和汉语的艺术歌曲和歌剧选段,毫无保留地发行。

随着近年来亚洲歌手的崛起,越来越多的主角被欧美歌手把持的歌剧领域留给了东方。

于冠群就是其中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东方面孔”。

“工作没有颜色,只有标准的区别。

”于冠群在艺术的阶梯上攀登,“当你还是个新人的时候,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去学、去练,用声音征服所有的怀疑”。

《哦,疯狂……我感受到了俄瑞斯忒斯和阿贾克斯的折磨》选自莫扎特的歌剧《伊多玛努斯》,讲述了一个希腊神话的悲剧故事。这是管群在意大利演唱的第一部歌剧,标志着她事业的开始。

另一首咏叹调“爱情乘着玫瑰色的翅膀”则是她第一次在大都会歌剧院出演威尔第《游吟诗人》中的选段。

也正是那一次,于代替因病缺席的“资深组”一角,在无数人向往的艺术殿堂里一举成名。

说到法国艺术歌曲,就绕不开德彪西。

这位印象主义音乐先驱一生创作了八十余首艺术歌曲。

音乐会上,中将将演奏他的代表作《朦胧而富有诗意的星夜》和《曼陀林》。

而萨蒂是一位远离法国主流音乐创作风格的作曲家,他对当时主流的音乐体裁和创作手法不屑一顾。

于视萨蒂比为音乐界的毕加索。

“他可以写出很规整的作品,不过那就不是萨蒂了。

他的音乐狂野空,古雅,个性,清新。

”于冠群特意挑了《铜像》《帝国名伶》两首。

特别是,这场音乐会还精心挑选了三首中国艺术歌曲,的《宋岳》、美籍华人作曲家周毅的《钗头凤》和陆在易根据艾青的诗改编的《我爱这片土地》。

于冠群介绍说,“这三部作品的风格截然不同,突破语言的束缚,展现出中国艺术歌曲的美和无限可能。

因为《图兰朵》演得太多,于管群自嘲为“千年柳树”。

其实不然,入行十多年,从普契尼唱到威尔第,于冠群戏路宽广,演的几乎都是大女主,柳儿是她唯一演过的配角。

即使可以反复播放,于每次总能为她找到新的东西。

她说,“柳儿和图兰朵加在一起才是普契尼要写的完美的女性。

对她来说,最大的挑战永远是下一个新角色。

于冠群目前最想唱的是多尼采蒂描绘都铎王朝的三部歌剧:《安娜博莱纳》《马利亚斯图尔达》和《罗伯特德弗罗》。

“这三部歌剧代表了美声黄金时代女高音技术的巅峰。

美声时期的作品更加强调歌者的声音和她的技术。

“于非常期待这三部剧的邀约。”我现在已经到了黄金年龄,身体和声音都成熟了。

近六年里,我一直在为这三部戏做着准备。

关于声音的弹性,句子的指向,歌剧中超高音的练习等等。,都在你的手掌里。

演出供图

作者:蒋芳

编辑:郭超豪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