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作为留学目的地,近年来越来越受欢迎,但很多人说比中国更卷帙浩繁。

上海一所双语学校的管理者辞掉了工作,带娃奔赴新加坡,亲自见证这片教育热土。

在她看来,出国留学是为了给孩子拓宽阅历,而不是上完大学,陷入另一个轨道。

从这样的心态出发,她分享了自己带娃去新加坡的种种收获与思考…

本文转载自微信官方账号:谷雨星球(ID: guyujihua2021)

文本,伊娃和利昂

今年以来,一批受不了一直上网络课的家长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学校。其中,融合中西文化的新加坡,以及随行学生签证好办(仅限女性),成为很多不想放弃中文的家长的首选。

大量新移民涌入新加坡,新加坡房价在一个月内上涨了2000到3000新元。按照汇率,涨了1万到2万人民币。

哪怕这样也没能阻挡全职陪读妈妈们的热情。

开学第一个月,我也收到了很多去新加坡留学的家长的反馈,有积极的,也有不满意的。

新加坡的学校“水不水”吗?读到最后,“滚不滚”?

今天,我邀请了一位来自军队的专业人士去新加坡学习-

曾经在上海某知名双语学校担任管理岗的Eva,从老师和家长的双重角色出发,写下了她对新加坡国际教育的初步观察。

根据Sleepseeker的研究,新加坡是目前世界上最累的国家,排名第一,甚至超过中国。

从内体积到更大体积?

今年8月初,我告别了上海一所双语学校的管理,带着孩子去新加坡上初中。

娃入读了新加坡的一所国际学校,我则开始了全新的异国陪读生活。

我们母亲的行李,如此遥远地送到了外国。

我们先算算新加坡留学在异国的费用,先考虑好。

目前到现在,基本的衣食住行一年都要花几百万,消费绝对不低于上海。

中介3万/一次性

学费23万/年

利息类40,000/年

租房:三居室35万/年(这个很贵,因为全家一起来新加坡)

日常饮食:30万/年

医疗保险:4万/年

之后打算买车,但是现在车牌很贵。拿个车牌差不多50万,税也涨到了18%。买车的费用比国内贵三倍,一辆好车至少要百万美元。

许多同事、父母和朋友开玩笑说,我的行为是从一个相对浩繁的轨道“点缀”到另一个轨道。

毕竟放弃一份全职工作,再加上新加坡全民热衷家教,小学分流早,已经不是媒体报道过一次两次了。

作为一个在上海扛了十几年“反内卷化”大旗的体制外教师,我在小红书上发了一篇文章,题为《我把孩子送到新加坡,不是为了换一条轨道》。

大意是我带孩子来新加坡,是为了给自己和孩子拓宽体验,而不是以考大学为终点,陷入另一个赛道。

8月8日写的红宝书。

(截图来自“Eva老师在新加坡”)

没想到,我收到了很多有趣的消息。

国内的家长纷纷表示:听说新加坡很卷帙浩繁,那你是去错地方了。

截图来自“新加坡的Eva老师”

一直和他们一起在新加坡读书的家长抱怨我这样的后来者:“新加坡一开始就没有卷起来,这种坏作风是你们新移民带起来的。

截图来自“新加坡的Eva老师”

也有当地的家长告诉我:

在新加坡,要不要滚由家庭决定。小妞资源丰富,你想平躺着也没人会给你压力。

截图来自“新加坡的Eva老师”

本着从小接受的唯物主义价值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决定陪宝宝去体验一下,然后判断孰是孰非。

来新加坡之前,很多中介都建议我们考政府学校,因为国际学校很“水”,更何况我给孩子选的是“二等”国际学校。

新加坡的教育体系分为公立学校、私立学校和国际学校。类似国内公立、私立、国际学校,外国人都可以读。

公立学校最便宜,国际学校最贵。

虽然新加坡的学校没有固定的排名,但是也有公认的梯队,比如德威/UWC/新加坡美国学校/华英/东陵信托等

新加坡的学校“水不水”吗?

作为一名教师,我深知教育体系的复杂性和个体性,我也不太赞同学校要分三六个等级。

尤其是国际教育,具有多样性、鲜明性和个体性,很难做出标准化的评价。

在上海,我给孩子选择了一个小而美的双语,所以我们到了新加坡之后,选择了一个低调的国际学校。

学校操场和图书馆

那么,新加坡的二线国际学校和上海相比,是不是“水不水”?

比如,学了两周,宝宝突然被社会学的第一个作业难住了。老师让孩子在“改”了两周后,自己设置研究问题。

宝宝看起来很傻,向我求助,

但是,作为一个出生在国旗下,成长在阳光下的中年社会主义者,我对“改变”这个词本身的理解是比较片面的,更不要说辅导中学生就这个话题提出一个高质量的研究问题了。

这时老师进一步问:这个问题——不要太具体,不要太宽泛,不局限于历史,也要容易分析。

抓耳挠腮,孩子决定第二天去找老师求助;

伊娃:老师,我不能问问题。

老师:“改变”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伊娃:是为了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老师:那你怎么解释“工业”和“科技”?

伊娃:所以“改变”的意思是从旧的变成新的?

老师:除了我们在课堂上学到的法国大,你还知道世界上其他的变化吗?

伊娃:我大概知道中国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发生了很多变化。

老师:很好。大家围绕这个提问吧。老师会先给你推荐几本书,然后在图书馆看完再做题。

孩子阅读思考后,先提出了三个问题,最后入了老师的法眼。最后,他选择了其中一个问题,并被允许进行下一步的研究。

最后,伊娃交上来的研究问题是:中国的变化是如何改变劳动者的生活的?中国的变化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人民的权利?在中国的转型中,人民对皇权最大的不满来自哪里?

在我看来,这样的社科教学绝对不是“水”。

因为孩子上课前要做大量的准备,这样才能把有限的课堂时间留给老师、同学、同学之间互相碰撞的思维。

如果课后有不懂的地方,孩子需要及时咨询老师,得到个性化的辅导。

学习“变”的课堂笔记

国际学校大多提倡全才教育和软实力,目标不仅仅是解决问题,而是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养成终身学习的习惯。

这个习惯与如何从整体的角度批判性地看待社会问题密切相关。

在某种意义上,这种能力目前只有在本土之外才能获得。

不过,说实话,有一门学科在我看来很“水”,那就是语文。

虽然新加坡很多留学中介都说这里有双语教育,70%的中国人在哪里都会说中文,但是孩子来了学中文肯定不是问题。

但其实新加坡的中文教学,即使是官校,也比国内简单很多。

图片来自网络。

我随机搜索了一份O-level高级汉语的练习卷,找出了里面的改错题和阅读题,借此了解新加坡当地初中孩子的汉语水平。

在这个改错题的内容中,孩子可以应付中国发展起来的语感。

相对来说,孩子要上官校,写作确实需要练习,因为中学需要训练写议论文,积累材料,梳理逻辑,提出自己的见解。

图片来自网络。

综上所述,我觉得中国的语言更注重文学素养,新加坡的华人更注重实践能力。

政府的汉语还是一样的,所以国际学校的汉语就更“跨越”了。所以在经历了学校最高级别的汉语课后,伊娃毅然改学法语。

还有一个家长很关心的数学比较。我是数学老师,然后会认真研究,写文章分析。

了解新加坡双语教育的发展,中文在新加坡走过了一段非常坎坷的路。

未来学习规划

从职业女性到陪产妈妈,最大的焦虑恐怕就是“社会荒”。

毕竟我以前在学校工作的时候每天说两万字。现在我每天跟儿子说的话不超过1000个字。

为了让我那么多的废话有出口,我加入了几个陪读妈妈群。

在每一次聚会上,孩子们是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

大多数母亲都肩负着给孩子一个更美好未来的家庭责任。什么是更好的未来?最直接的回答是——上个好大学。

为了这个目标,不同的母亲有不同的计划:

路径一:上补习班,专心准备当地名校,最后希望升入新加坡国立大学或南洋理工大学;

新博南阳女子中学

路径二:在过渡到国际学校的同时,准备政府学校的入学考试,这样可以进可攻,还能保住国际学校的学位;

PSLE和AEIS考试是两个战场。

路径三:从所谓的“二流”国际学校到“一流”国际学校,以冲击欧美名校。

UWCSEA和德威被称为国际学校的一种,学费比国内便宜。

每次聚会,都是“卷妈”约会。成功“上岸”的人把焦虑传递给还在游泳的家人,上岸的人又有了新的焦虑——考IB、A Level还是AP更划算?

如何用“性价比”来定义教育?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还没有为孩子制定出K-12的整体教育计划。

以我十几年积累的“大数据”来看,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天牛”的孩子,但大部分可能还是特色普瓦。

我不赞成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给他们制定太详细的计划。

因为几年不上学,家长大概无法确定孩子是应试型选手还是研究型选手;他擅长什么,他的弱点是什么?

与其从小就把目标定在英国G5,美国TOP30,不如分阶段给孩子定小目标,这样容易实现,也能因势利导。

1.小学培养学习素养

具体来说就是英语的学术水平,探究思维的发展,一个爱好的培养,良好语言基础的奠定,思维习惯的培养。以后无论哪门课程都能很好的衔接。

2.巩固初中的学科基础。

关于初中,我一直坚持的一个观点是,学校是要有IGCSE考试的,因为我认为在中学的开始阶段,分科教学和标准化考试可以帮助孩子打下扎实的学科基础。

3.高中理性冲击梦想学校。

“理性”的意思是不要抱着投机取巧的心态去选择大学出口。

前两年加拿大好操作,于是有人盲目冲加;这两年英国机会比较多,所以又有人弃AP考A level。

高中生是大孩子,要由他们自己分析利弊,自己做决定,才能走得好。

自从6月份决定离职后,有朋友说我放弃了上海双语学校的管理,去了外地做全职陪读妈妈。可惜了。

从事国际教育十几年,舍不得离开。

但在现在的大环境下,这何尝不是停下来回顾自己的脚步,思考未来前进方向的时候。

希望回来的时候有成长,有收获,有感悟,有行动。

关注外滩教育

发现优质教育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