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文字:于坚

盛乐故都与武川白道

乐古城(西汉属定襄县,东汉属云中县,唐代属可汗胡夫)。

今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土城子),南接东西摩天岭群山,北连土默川平原,西南有宝贝河(古称金河)环绕,依山傍水,是连接关内至阴山南北的要冲之地。

历朝历代都曾在此驻扎设治,历经沧桑。

虽经千年风雨,古城遗址的墙体保存基本完好,城廓清晰、城垣雄伟。

考古发现的战国至元明时期的考古文化遗存,被认为是内蒙古地区面积较大、保存较好、历史跨度最长的古城遗址。

盛古城遗址

魏晋时期,鲜卑族拓跋部首领拓跋力维率部从河套平原迁至呼和浩特,在乐圣举行部落首领祭天仪式,并建都。

公元315年(西晋建兴三年),拓跋猗卢被封“代王”,建立“代”政权,并以盛乐为都。

公元338年(东晋咸康四年),施一佑在乐圣老城南建乐圣新城,并在此定居。

公元346年(东晋永和二年)迁都盛乐,成为拓跋鲜卑比较稳定的中心。

公元386年,史益友的孙子拓跋思力觉恢复部落联盟的领导地位,在牛川(今呼和浩特东南)召开部落大会,即即位,以国号继位,不久改称王维。

他大力推动社会进步,“离散诸部,分土定居”。

在保持游牧经济的同时,我们鼓励发展农业生产。在乐圣地区,经济繁荣,呈现出暂时的繁荣。

拓跋珪四处征伐,节节胜利,开疆拓土,征服了许多部落,势力日益强大。

公元386年,拓跋珪从乐圣迁到平城(今山西大同市),也就是魏帝的位置,担任道武帝。历史上,南北朝的北魏正式开启,完成了从塞外游牧草原政权到中原王朝的演变。

孝文帝迁都洛阳后,这个从呼和浩特出发的王朝,为缔造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北方游牧民族建立的统一黄河流域的封建王朝奠定了基础。

北盛乐古城(微缩)

据史载,北魏孝文帝于494年迁都洛阳前,“游阴山,游云川”,即来阴山祭天。

据文史专家考证,孝文帝“观云川”之地,即位于呼和浩特市武川县蜈蚣坝顶上西南一公里处的北魏皇帝祭天的圆形房屋遗址。

遗址海拔1660米,为高大的土制圆形平台,四周有土墙环绕,分布面积约10000平方米。

房址内径约15.5米,外径为32.5米,东南部留有宽约一米的门道,房内出土少量祭祀用的陶罐。

在圆屋外围,有内外两个环沟,放置羊、马等祭品,从中出土少量马、羊肢骨。

圆形房屋外边有内外两个垓,即皇帝祭天时文武官员陪祭站立的平台。

这里的皇家祭祀遗址在形制上融合了中原王朝的祭祀礼制和北方游牧民族的祭祀传统,且早于Xi安的隋唐冢和北京明清的天坛。为研究中国古代皇家祭祀仪式和北魏祭天仪式制度的发展史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证据。

在阴山之巅修筑中原形制的祭坛,体现了北魏王朝接受中原传统礼制、融入华夏的决心。

北魏皇家祭天遗址

拓跋氏统治中心南移后,又一个游牧部落软软崛起。

公元424年,柔然大军南下,围云中,破盛乐。

北魏为了守都抗软,在平城以北的边境地区设置了六个重要的军事重镇,统称为六镇。

并将降服的敕勒族(也称高车)安置在漠南的广阔地域内,此即“敕勒川”的由来。

六镇中,武川镇(今呼和浩特市武川县)是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

《魏书》记载:“盛简亲贤,拥麾作镇。

有了贵族子弟,为防贪生怕死,不但不废清官,还要分批除掉。

当时人物,忻慕为之。

“平城时代,吴川成了高级官员回项的地方,全国的军事重镇。

洛阳时代,北魏政权汉化,讲汉语、穿汉服、读汉典、娶汉女、行汉制。

而北方六镇则依然庸俗,住在塞附近的汉人都染上了胡风。

“六镇反身袭夺洛阳,俨然是北方胡化集团袭夺了中原汉化集团。

“吴川成了祸源,成了帝王的故乡。

清代历史学家赵翼在《二十二史笔记》中写道:“周、隋、唐的祖先都出生在吴川……一个偏僻的小地方,出现了三代皇帝。

周幅员尚小,隋唐大统者三百余年,岂非王气所聚,硕大繁滋也哉。

“北魏末年,关陇贵族集团,以吴川豪强为核心形成的军事集团(八柱国中,吴川人有五个;十二将军,吴川四人),发源于吴川,初建汉中,建立了西魏、北周、隋、唐四个朝代(建立者为、杨、李,包括10个皇帝和2个皇后)。

陈寅恪先生在《李唐氏族推测之后记》说:“李唐一族之所以崛兴,盖取塞外野蛮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躯,旧染既除,新机重启,扩大恢张,遂能别创空前之世局。

吴川白道遗址

武川白道之名,源于北魏地理学家李道元的《水经注》:“莽甘水(汉代称黄干水)是呼和浩特平原黄河最大的支流大河河。

)又西南,迳自白道南谷口。

右边有一座城,四周是长城,背上是山,脸上是山。它叫百岛城。

自城北出有高阪,谓之白道岭。

然而泉水是沿着土洞涌出来的,并不差。

”现今在大青山蜈蚣坝山脚下,依然可见北魏白道的断壁残垣。

公元584年,为躲避西突厥和东方新兴契丹的进攻,沙伯略可汗向隋求助,次年迁居漠南,住在白道川(今呼和浩特平原)。

公元599年,隋封突利可汗为“意利珍豆启民可汗”,并先后在呼和浩特以南的地方筑大利(今呼和浩特市清水河县南)、金河(今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河口镇)、定襄(今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二十里上城)三城,供启民可汗居住。

唐初,势力更加强大,经常渗透到唐朝境内。

公元629—630年,唐朝出兵十余万,在白道口大破突厥,灭颉利可汗政权。

黎杰人仍居住在南部沙漠地区,唐朝设立云中和定襄都督府对其进行管理。后在云中老城(今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设云中都督府,后改称禅都都督府,辖云中、定襄都督府。

公元708年,唐在今呼和浩特附近到河套狼山边防地带修筑三个军事城堡(称为东、中、西“受降城”),断绝了厥南下之路。

公元758年,唐在古城乐城设真武军特使,故呼和浩特称为“真武军”。

“安史之乱”后,西突厥一支沙陀部定居云中,后助唐农民起义,实行割据。

丰州城:从军事重镇到丝路重镇

10世纪初,契丹开始建立辽朝。

当时呼和浩特地区属于辽西京道丰州管辖。

其老城区遗址位于呼和浩特东郊白塔村,周围约4.5公里,大部分被埋在地下,仅在东南方向留下部分城墙和遗址。

在故城的西北角上,有一座建于辽应历年间(约965—969年)的古塔,名“万部华严经塔”,通体雪白,历经千年,仍巍然耸立。

它是辽代丰州城留下的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也是我国现存辽代宝塔中最精美的一座。

因塔体表面涂有一层白垩土,既美观又能让塔身保持干燥,俗称“白塔”。

(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由此得名)它像一把利剑,直i 空。白塔闪耀着长长的白云,太阳从塔顶照下来。这座塔雄伟壮观,色彩斑斓,古朴苍劲。这是呼和浩特八景之一的“白塔”。

亭亭玉立的白塔正面呈八角形,塔高55.5米,为砖木混合结构。

塔底多埋于地下,由须弥山塔、蓝梅塔、莲花塔三层组成,线条优美,形象生动。

顶部塔刹由刹杆串联着的宝瓶、宝盖和相轮,分别代表着、佛法无边和十三层佛天的极乐世界。

塔共七层,每层屋檐下挂着272个风铃。

微风拂面,风铃叮当,沉静安宁。

塔壁上有天王、力士、菩萨等浮雕。,堪称辽代雕塑艺术的杰作。

万华燕京宝塔

辽攻下后,设真武郡,与白塔附近的富民郡同属凤州。

据《辽史》记载,当时已有一千二百户。

十一世纪初,丰州城已经相当繁荣,城墙、宫殿、寺庙、宝塔、村落遍布。

1005年,辽特在此设一榷场(交易市场),借此征收商税,丰州成为北方游牧民族和汉族进行贸易交换的集市,金、银矿、盐业、陶瓷业成为重要经济来源。

公元1125年,金灭辽。

金从东北嫩江沿岸起沿呼和浩特地区、阴山山脉到河套西曲之北,修筑起一条长达三千余公里的界壕和许多边堡。

丰州成为金街壕军事屯垦的四大中央防御阵地之一,“兴边耕”“策耕”拥军。

《金史•地理志》记载,丰州共有两万二千六百八十三户,如按每户平均五人计算,则有人口十万左右,这在当时已是人口较多的州邑了。

凤城是辽金时期的军事重镇,两代都有我们的天德君特使驻防(辽一度改称应天军),所以凤城叫天德君。

元仍称丰州,属中书省大同路管辖。

据《马可•波罗游记》记载:元初呼和浩特境内就有不少环以墙垣的城村,居民多从事农牧业、手工业和商业。

元朝提倡商业,一系列商业城市在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拔地而起。

曾主持设计元上都、大都的元朝重臣刘秉忠出塞经丰州时,曾在《过丰州诗》中写道:“山边弥弥水西流,夹路离离禾黍稠。

路漫漫其修远兮。去年,今年,花了两个秋天。

晴空高显寺中塔,晓日平明城上楼。

马聒噪尘,鞭斜横丰州。

”这时的丰州城已从沟通南北、连接东西的边疆重镇成为车马络绎、市场喧嚣的塞外商城了。

在辽代建造的万座华严经塔中,现存最古老的纸币(“元代十文兑换银锭”)已被考古发现,这也证明了这里曾经是商旅人士聚集在百货公司的聚会场所。

(未完待续)

 

By admin